热忱欢迎大家光临亚虎官网app客户端康泽畜禽养殖有限公司网站!

行业动态

绵羊混合型蠕虫病的病因发病机制治疗方法

添加时间:2020-1-12    浏览次数:21

寄生虫病极大地制约着俄罗斯养羊业的发展。根据许多研究工作者的资料称,我国南方地区绵羊遭受蠕虫的侵袭实际上己达100%,它们寄生于胃肠道和肝脏,在这种状态下往往呈混合型侵袭病。蠕虫病常常呈不出现临床症状的病程经过。此时以寄生虫的种类为先决条件,具有寄生虫群落和宿主以及其防御能力状态之间相互制约而密切联系的特性。从卡腊查耶夫契尔克斯农场493只绵羊的蠕虫学解剖猎及的结果表明,2-3岁龄绵羊双腔吸虫一圆线虫的侵袭。少居极大比例(74.1%)。双腔吸虫的侵袭强度为61士23-185士34 条,肠毛圆线虫为132-44至691士101条。我们在作蠕虫检查时发现当年生的羔羊常呈毛圆线虫同线虫科毛圆线虫科的混合侵袭病,这种情况占蠕虫病总数的70%以上。 研究寄生虫同宿主的相互关系,发现蠕虫对动物机体的病理影响总体说,有着理论上和实践上的重大意义。通晓蠕虫病的发病机制就能够实施病因发病机制治疗和预防,这就是说,这仅只是针对寄生虫,而且能使动物机休在病理过程中促进正常化,与此同时还能加强机体对蠕虫继发感染的抵抗力。


近些年来,蠕虫对于肠道常驻微生物菌落的负面影响给予了超常的极大注意。分析有关动物消化道的解剖生理特点信息就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动物的上皮复盖物便是自身的第一道“防线”。从蠕虫入侵到肠道之始就在其生长发育的各个阶段对动物上皮细胞的完整性进行着破坏,特别是未满3个月龄的幼羔,迫使其机体自然抵抗力降低。移行的蠕虫幼虫破坏着胃肠道粘膜的完整性、损伤血管、损害其它的器官组织—机体的天然屏障:在这种情况下,从外界环境和胃肠道而来的各种微生物和寄生原生动物得以顺利带入并促使它们更快地传播。蠕虫侵袭的结果,肝脏的肝细胞和其它细胞受到损害导致在消化上起着重要作用的胆汁合成障碍和肝内游离脂肪酸增加,同时对胃肠道的微生物区系组成也产生影响。


防治蠕虫病时所用的主要的兽医治疗药物,通常是应用广谱作用的抗蠕虫药物,除了具有杀蠕虫作用的活性外,它们还应该有,能够在动物机体内促进机能止常化和有机物的良性变化为前提,这时,往往可增强更进一步地杀灭寄生蠕虫。业己确认,施以驱虫法之后,动物机体的代谢过程需经过11-25天的时间得以修复,而蛋自质和碳水化合物的代谢则M-3 -4个月方能正常化。我们的研究结果将显示如何呢?在养羊场广泛采用具有高效的抗线虫鲦虫和吸虫的阿苯达唑。日前在某些地区的农场安排预防绵羊蠕虫病的措施方案中,在放牧期间预定采用 2-3个必须执行的成虫前的驱虫法,而在舍饲期间则采用一次驱虫措施。 以前曾在玻璃器皿进行的试验确认,除了某些其它的抗蠕虫制剂之外,2.5%阿苯达唑 混悬液具有强大的抗菌作用,它对分歧细菌、乳杆菌和肠球菌表现出最强的杀菌作用,而对肠杆菌科的细菌稍微弱一些。所以,我们研究了阿苯达唑对侵袭强度不同程度的绵羊体内肠道微生物区系的影响。


取不同年龄的绵羊,按照类似的原则将它们分成四组,每组40只。第一组取膘肥中下等的羔羊,每克粪便中包含有17至24枚毛圆线虫卵;第二组取2-3岁龄绵羊,每克粪便中同时存在20至30枚毛圆线虫卵和7至12枚双腔吸虫卵;第二组和第四组取同样年龄大小膘肥中等的羔羊和绵羊,每克粪便中计有2至9枚毛圆线虫卵和2至5枚双腔吸虫卵。每组动物采用2.5%阿苯达唑混悬液驱虫,剂量按有效活性物质计算每公斤体重0.005克,药剂用塑料瓶一次性灌服。


微生物学检查确认,不同年龄的绵羊呈混合型侵袭并伴随着同样的肠道微生物群落的扰乱。受高侵袭强度的膘肥中一下等的羊只占优势的微生物菌落是大肠杆菌,其数量在羔羊为 8.3士0.53 1g/克,而绵羊为8.45士0.43 1g/克;它们具有微弱的乳酸酶活性分别为20%和18.5%; 具有溶血特性分别为1%和2.21%a该组只有71.4%的羔羊分离出分歧细菌,其数量为7.9士 0.39 Ig/克,乳杆菌数量为5.6+0.80 1g/克。有57%的膘肥中下等的羔羊发现有乳糖缺乏的肠杆菌,占肠杆菌总数的14.5%)有42.9%的羊只发现有变形杆菌属的细菌(2.0土0.1 IF/克),有57%的羊只发现有其它属的腐败性革兰氏阴性细菌( 3.9 1 1.05 1g/克)。 低侵袭强度的膘肥中等的绵羊肠道中所具分歧细菌和乳杆菌的数量分别为9.7士0.59和 7.01士0,74 Ig/克,而羔羊则分别为9.5210.64和6.75 10.83 1g/克。大肠杆菌的数量:羔羊为 7.7士0.97 1g/克,绵羊为7.97 1 0.74 1g/克,它们都没有发现非典型的发酵特性的细菌。第三组羔羊的肠球菌数量为6.61 1.06 1g/克。乳糖缺乏的肠杆菌,其中包括变形杆菌属,这在羔羊来说都没有发现。


检查结果显示,毛圆线虫和双腔吸虫的混合侵袭必然导致肠道微生物群落的不良变化,其特征是减少了足以保障开创生物体抵抗力的主要细菌的数量(首先是分歧细菌和乳杆菌),同时增长了潜在致病性细菌的数量。对于羔羊而言,这种变化尤为表现突出。各个年龄组的羊只在驱虫后第二天,分歧细菌和乳杆菌的数量明显减少(分别达97- 98%和90-95%)。占优势的微生物群落里大肠杆菌,其数量平均增长了三倍,这时伴同弱乳酸酶活性增加的大肠杆菌数量,aIJ,M肥中下等的绵羊达25%:而平均为6%。驱虫后第五天采取各试验组羊只样品检验,没有发现蠕虫卵。 试验组绵羊直到驱虫后第25-30天方可观察到分歧细菌丛和乳杆菌丛的逐渐恢复,但是,占居优势的微生物菌丛仍然是大肠杆菌1伴同弱乳酸酶活性增加的大肠杆菌数量,在膘肥中下等的绵羊还是保留高水平(10.4%)。肠道微生的群落正常化仅仅表现在那些低侵袭程度的羊只而且微生物菌丛的质和量组成方面受破坏程度也较弱的羊只。


为了矫正发生于蠕虫病和施用驱虫法之后出现的细菌障碍病,我们采用了“乳双法多尔 (lactobiphadol)”制剂(标准规格9384-001-02068640-98),该制剂经俄罗斯农业粮食部兽医总局批准使用。这种新的原生物制剂是由国立莫斯科人学微生物学和免疫学教研室研制出来的,而且还运用于防治仔猪、犊牛·家禽和食肉动物的胃肠道疾病。该制剂是由两株动物大机体内的细菌:嗜酸乳杆菌AF-1和B.adolescentis B-1组合而成的复合物,它通过在天然植物媒体(粉状或者麸皮状)中利用接触吸附的方法干燥而成。在1克制剂中含有不少于80百万个分歧细菌和不少于1百万个乳杆菌。分歧细菌和嗜酸乳杆菌表现出对致病菌和条件性致病微生物拮抗的作用,因为这类细菌具有产酸的特性、抗生物活性和粘连的特性。创门对广谱抗菌素、酸碱度、高浓度的盐、胆汁和酚皆具稳定性。由于乳双法多尔的制造技术和它的菌种活性独特,使用时无需大的剂量(每公斤活量0.2-0.5克),技术操作方便,所以用之并不需求大量的物质消耗。 为了研究原生素和抗蠕虫药物对肠道微生物菌丛的联合影响,每个试验组取10只绵羊同时给予乳双法多尔和阿苯达哇,或者单独用药,用量分别按活性有效物质计算为每公斤体重0.5克和5毫克。服药后第三天取粪便检验,没有发现蠕虫卵,另取粪便作培养也没有发现蠕虫的幼虫。


用药后第三天微生物学检查结果证明,所取样品中分歧细菌和乳杆菌的数量大大增加,特别是那些膘肥中下等的羊只尤为显着。同时条件性致病菌和致病性微生物菌丛的数量便减少了,其中需氧芽胞杆菌减少了十分之四,葡萄球菌减少了5/6至4/6,具弱乳酸酶活性的大肠杆菌数量减少6.3%0膘肥中等的羊只没有分离到具有非典型发酵特性的大肠杆菌。 用药后第巧天时,肠道微生物菌丛以分歧细菌和乳杆菌占居优势,分离到的数量:就膘肥中下等的羊只而言分别为9.72-0.68和7.89-0.62 1g/克,而膘肥中等者则分别为9.85 士0.78和7.97士0.551g/克。所有的试验羊群全都没有分离到具溶血特性的大肠杆菌、乳糖缺乏的肠杆菌、变形杆菌和腐败性革兰氏阴性细菌。 这样一来,检杳结果表明,在毛圆线虫和双腔吸虫混合侵袭的情况下,联合应用抗蠕虫药物和原生素不仅能够促使动物机体排除蠕虫,而且可以避免来白肠道微生物菌丛方面的非所希望的变化(负面影响)。抗蠕虫药物和原生素联合用药处置,后第15天可观察到绵羊肠道标准乙糖的稳固修复。分歧细菌和乳杆菌的数量增多便能拮抗致病菌和条件性致病微生物:能够开拓机体抵抗力的提高,还能够改善营养物质的消化吸收过程。


寄生虫病临床症状表现轻微的羊只是无需驱虫的。因此我们作了以下实验。取11只8 个月龄的有腹泻症状的膘肥中下等(直至消耗尽净)的高U9f(每克粪便有157枚毛圆线冲 )的羔羊,并经粪便细菌学检查确认为细菌碍准备给它们用乳双法多尔驱虫,为此而应用了原生素,用量以每公斤体重0.3克计算,连续三天口服。级过了一昼夜。 有4只羔羊(36.4%)排出成形的粪便块,至第三天则有8只(72.7%),再至第5天则11 只羔羊连一只腹泻情况也没有发现了。至此期间,取粪便作细菌学检查,结果未见细菌障碍病的征候。经过14天,侵袭强度较之开初约减少了一半(每克粪便约有77士11枚虫卵)。 这样一来,乳双法多尔的应用能够在短期内给予虚弱的衰竭的高侵袭强度的和患细菌障 碍病的羊只驱虫,是一种使肠道微生物菌群恢复的途径,并在同种程度上促进肠蠕动正常化,然而处于这种状态之中,肠道内仍允许存有蠕虫。 根据所猎及到的资料,我们还开展了田间生产试验,同时有计划地进行驱虫工作,对当年生的自然感染毛圆线虫的羔羊320只,毛圆线虫白然棍合侵袭的母绵羊145只以及毛圆线虫和双腔吸虫白然混合侵袭的母绵羊145只进行了检查第一试验组羔羊(150只),应用阿苯达唑按活性有效物质计算每公斤体重5毫克并结合应用乳双法多尔按每公斤体重0.5克计算;第二试验组羔羊仅应用阿苯达唑(按有效活性物质每公斤体重5毫克计算);第二组羔羊(20只)不作任何处理,作为对照。


母绵羊同时获取阿苯达唑(按活性有效物质每公斤体重5毫克计算)和乳双法多尔(每公斤体重3毫克)二种药物。另25只母绵羊不给药物而作为对照。 全部羊群都是在放牧期间予以试验观察。粪便学检验确认,第一组羔羊在驱虫后第45 天只发现稀罕的毛圆线虫卵,至第60-75天时测计每克粪便中有18-32枚虫卵,三个月时为每克粪便中有45士11枚虫卵。第二组羔羊驱虫后第30天取粪便样品检验仅发现稀罕的毛圆线虫卵,经两个月时每克样品中有69士12枚虫卵,而经三个月时则为98士19枚虫卵/克。 母绵羊的驱虫后20天每克粪便中毛圆线虫和双腔吸虫的虫卵数量分别减少到17士5和 7士2枚。这样的虫卵数量水平直至二个月时再取粪便样品检验依然如故,以后每克粪便中毛圆线虫和双腔吸虫的虫卵数量又分别增至46士11和15士4枚。尽管如此还是证明它们比对照组羊只要少得多,后者每克粪便中分别含有虫卵86士巧和18士7枚。 每个试验组宰杀了5只羔羊,检查结果证明,毛圆线虫的侵袭强度:第一组比第二组要少2.5倍,几乎比对照组少4倍。


抗蠕虫药物和原生素联合应用以后第21天,同对照组比较显示,血液中红血。球数量、血红蛋白含量确实大有增加,白血球不见增多,血清中总蛋白含量和中性自血球的吞噬活性大大地提高。测重结果揭示,获取了抗蠕虫药物和乳双法多尔联合用药的羔羊,其活重明显增加,在放牧结束时比对照组增2.6公斤,而母绵羊也增重1.3公斤。 阿苯达唑和乳双法多尔联合用药后的经济效益,在1000只羔羊中统计获得18750卢布(据1999年上半年统计),支付1卢布的经济效益可挽回25卢布的经济损失。 因此说,绵羊遭受蠕虫病的侵袭必定伴随着肠道微生物生态的紊乱,细菌障碍病的严重程度及其后果对绵羊机体而言直接取决于受侵袭的强度。阿苯达唑是高效的抗蠕虫药剂,但是它的抗菌活性就加深了由寄生蠕虫挑起的微生物生态扰乱。细菌障碍病的症状在侵袭高强度的条件下大约要维持三周以上,这样,羊群的生产力便会下降。阿苯达唑和乳双法多尔的联合应用能够避免肠道细菌障碍病所致的并不希望发生的变化或者说能够使之降到最低的限度。关于准备为羔羊实行驱虫措施,又是在高强度侵袭和异有损害胃肠道而表现出临床症状的情况下,乳双法多尔便可以成功地采用。




[向上] 
在线客服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咨询电话:
0557-8497333

请扫描二维码
打开手机站